您的位置:

首页  »  性爱技巧  »  【壹号皇庭之H档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壹号皇庭之H档案】


一、阴谋 在东南集团的会议室内,集团主席韩方东正在和大律师余在春讨论他弟弟的
案件。 「余律师,我弟弟的事真是那麽辣手?」 余摇头道∶「韩先生,老实说这次警方手上的证据对令弟非常不利。第一、
警方证实那女教师被令弟强奸前仍是处女,很难令陪审团信她引诱令弟。笫二、
他绑那女教师的绳亦证实是他事前买的,这更令人信他是有预谋的。第三、他们
在你弟弟房中找到那饼录下整个强奸过程的录影带,就这三点就够麻烦。但我也
有辨法,不过我刚知道这次当主控官的是丁柔,她不但善长打这种官司,而且近
这年多来没输过一埸官司,她才是最麻烦。」 韩低声道∶「余律师,我知你以前也在律政处工作过,认识很多人,能不能
用你的关系约丁小姐出来谈一谈?」 余正色道∶「韩生,你不是想收买她吧?你还是打消这想法,她是不受这一
套的。」 就在这时有位长发美女拿了两杯咖啡入会议室,余在春一见她便惊叫∶「关
静?这一年来你去了哪里?亚辉找了你很久。」 关静笑道∶「春哥,很久不见了,近来好吗?」 韩方东也笑道∶「亚静是我表妹,她现在是这里的法律顾问,也是她介绍你
给我的。」 余也笑道∶「那正好,你可问问亚静,她以前在律政处跟过丁柔,她在法庭
上可是六亲不认的。」 关静道∶「春哥还是那麽怕柔姐!」 余在春忙转话题∶「总之还有一个月才开庭,我会帮你想辨法。好了,我也
要找资料了有新消息马上通知你,再见!」 当他离开东南大厦时,心里一直很闷纳。关静本是他老友周志辉的女朋友,
但就当他们准备结婚时却忽然失了踪,过了一个月才分别写信给他提出分手和到
律政处辞职,想不到事隔一年才再见到她。其实还有一些他想不到的事在发生。 会议室内关静正用心吸吮着韩方东那粗大的肉棒,而韩方东亦伸手入她的衬
衣内搓她的乳房,他停了下来问道∶「亚静,你想有甚麽辨法令丁柔帮我们?」 关静抬起她那充满情欲的脸,眼中闪过一丝残忍,一丝哀怜道∶「要女人听
你话,你一向有一个好方法的。」 韩笑道∶「奴隶吗?也对,那你明天把丁柔的资料交给亚秀明白吗?」 关静柔声道∶「那你如何赏我?」 韩却凶狠地把她压在桌上对她说∶「你听着奴隶是没权要实的,明白吗?」 她答道∶「明白!」 他把她的衬衣一扯,便弹出了一对豪乳,他一直不准她带乳罩,就是为了能
随时干她。他一拉下她的半截裙,只见只有袜裤没有内裤的下腹已湿透,他撕开
她的袜裤,把自己的肉棒全塞入她那湿润的洞内。他一面抽插,一面换姿势,把
她由桌上插到大班椅上、由椅上推她到地上。她已不知泄了多少次,此刻她心中
只想着一件事∶「柔姐,对不起了!迟些你也会像我一样,屈服在他那肉棒下变
成奴隶。」
二、轮奸 这一天傍晚,丁柔如常带了一大堆文件回家看,工作似乎是唯一令她忘记与
余在春离婚的伤感的方法。当她回到所住的大厦楼下时,却见有四名搬运工人抬
着一个大衣柜阻着升降机口,其中一名工人看见丁柔忙缩开∶「对不起!小姐,
你先进!」丁柔进升降机後那些工人亦进来,刚才那人对她说∶「小姐,帮帮忙
按七字。」刚巧丁柔也住在七楼,便说∶「不用客气,我也住七楼。」 当到七楼後,却见那些工人出升降机後向左转,丁柔感到奇怪,那方向只有
她一户人,她不禁问∶「你们这衣柜是送去哪里?」那些工人放下衣柜,其中一
人从怀里拿出一张单来让丁柔看∶「就在这处,没错吧?」当丁柔走近看时,那
工人却闪电般拿出一条手巾 着她的口鼻,她只闻到一阵异味便昏倒了。 当丁柔醒来,只见自己身处一间又大又暗的房中,突然传出一把明显经过变
声器的怪声∶「丁小姐,欢迎你,今夜是我老板为了多谢你对他的照顾,特别为
你安排的节目,希望你喜欢。出来吧!」 只见黑暗中走出了五名带了面罩却全身赤裸的大汉,丁柔已意识到他们的企
图,她不禁大声呼救。但那怪声却冷笑道∶「丁小姐,你还是省下这口气吧,我
们送得你来这里,又怎会有人来救你?你还是认命吧!」 丁柔不禁大吼∶「你老板到底是谁?」 那怪声却笑道∶「你倒想想看,我会告欣你吗?不过想来也有不少人经你的
手坐牢,你倒猜一猜是谁?丁小姐我劝你还是乖一点,否则我就不能保证我的兄
弟不动粗。兄弟们,不要忘记带套。」 丁柔吓得哭了出来,只有哀求道∶「不┅┅不要,求求你们不要过来。」 可惜那五人却没有理会她的哀求,两人捉着她的手,两人按着她的腿,馀下
一人则开始脱她的衣服。那怪声又响起∶「丁小姐,我那些兄弟不但功夫一流,
而且绝对乾净,你就会会享受一下吧!」 天亮了,丁柔却只呆呆坐在厅中,对着电话发呆,她还是不能相信昨夜所发
生的一切。数小时内不知给那五人奸了多少次,最後还被他们捉着冲身,把一切
证据洗掉,还给她换上一套和自己刚才所穿一样的新衣。临弄昏她前,那怪声又
对她说∶「丁小姐,我们是欢迎你报警的,我想差馆那些师兄一定争着替你录口
供,谁不想听顶顶大名的丁检控官亲口描述如何大战五壮男,我想他们录完口供
後马上要到厕所打炮,哈!哈!」跟着便弄昏自己,送回家中。 而此刻她内心正交战着,报警还是不报?自己不知辨过多少强奸案,劝过多
少受害人上庭指证犯人,谁知事到临身,自己连报警的勇气也没有,她实在没法
亲口讲出昨夜的经历,而且自己心知他们没留下半点证据。自己这年多来不知令
几个奸商、恶霸和黑道大哥罪成入狱,实在想不出是谁向自己报复,报警也难以
捉人。终於她拿起电话,但却只是打回律政处请了一天假,然後自言自语∶「算
了,就当被鬼压。」她却不知这决定将令自已万劫不复。 在丁柔家对开停了一部豪华房车,车上的韩方东正在听手下报告∶「老板,
我们勾了丁柔家中和手提电话线,她只向律政处告了一天假,却没有报警。」韩
方东对身傍一位青秀的青年赞道∶「亚秀,你真行,又给你料中,丁柔她没有报
警。」 名叫亚秀的青年冷笑道∶「东哥,您忘了我修是哪一科吗? !丁柔,你已
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了。」
三、胁迫 轮奸事件已过了两星期,丁柔已平服了那被伤害的内心,但她却不知自己已
跌下一个自己看不见的蜘蛛网中,快将变成别人欲望下的祭品。 这一天当她吃午餐时,突然有一名清秀的青年走近∶「请问是不是丁柔,丁
小姐?」 丁柔问道∶「我是丁柔,有甚麽事吗?」 那人道∶「有一位韩先生有点事想见一见丁小姐,能不能请你赏面到VIP
房中一趟?」 丁柔问道∶「那一位韩先生?」 那人答∶「是东南集团的主席韩方东先生。」 丁柔心里登时雪亮,立即冷冷道∶「对不起!我是那位韩先生的弟弟那件案
的主控官,基本上不能私下接触的,所以请回吧!」 那人微笑道∶「丁小姐,我想你误会了,韩先生想见你,只是想告欣你一件
事,绝对跟韩先生弟弟那件事无关的。」 丁柔心想∶「不管你如何花言巧语,也休想我放你弟弟一马,还是要他知难
而退。」对那人说∶「好,他在那里?」 那人说∶「请跟我来。」 当丁柔来到了VIP房中见到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站着,那人一见丁柔便
笑道∶「欢迎!丁小姐请坐!」 可是丁柔还没坐下就冷冷道∶「韩先生,希望我们以下的谈话内容不会影响
彼此的人格。」 韩方东口中边说道∶「不会,请放心。」心中却在想∶「臭八,还在装模作
样?迟些要你抱着我要生要死。」 「丁小姐,其实是这样的,关静是我表妹,听她说在律政处工作时很得你的
照顾,所以有件事当我知到後不能不通知丁小姐你。」 丁柔奇道∶「甚麽事?」 韩从容的从衣袋中拿出数片VCD,放在桌上微笑道∶「我有位朋友是录制
VCD的。有一天,竟给我在他那处发现这东西。」 丁柔拿起来看,那VCD的封面竟然是那夜自己被人轮奸时遭人强脱衣服的
照片,那VCD内容也可想而知。她气得面色发白,一迅间已明白一切∶「原来
一切也是你们干的,居然还想要胁我?」 韩却微笑道∶「丁小姐,你误会了吧!我只是发现了这些东西後特意来通知
你,若不是我关照了我朋友一声的话,恐怕这VCD已到处有售了!」 丁柔强忍怒气道∶「你到底想点?」 韩冷笑着道∶「不是我想点,而是丁小姐你想点。要是想交我这一个朋友的
话,我保证可向我朋友处买回所有的VCD连母带。但若你认为自己能阻止他们
卖,或跟本不介意他们卖,那也容易,我只要打一个电话就可以了,我想只要到
明日下午全港九的VCD店也有这VCD卖。」 丁柔怒道∶「我要报警!」 韩叹了一口气∶「这年头真是好人难做,帮人反而被人当成贼,看来我是多
管闲事了。」说罢便拿起手提电话。 丁柔忙道∶「等一下!」她沉默了一会才说∶「你到底想点?」 韩笑道∶「我已说过,不是我想点,而是你想点!若然你愿意交我这个朋友
的话,我一定帮你取回母带,就是这样简单。」 丁柔低声问∶「甚麽时候能把母带给回我?」 韩笑道∶「现在大家也忙,还是辨完手上的工作再谈吧!」 丁柔当然知道他所谓的手上工作是指韩方南的案件,这还不是要她识做。就
在这时,韩方东说∶「还是不要阻你太多时间,丁小姐你慢慢考虑吧,再见!」
他离开後,只馀下丁柔呆坐在VIP房中。
四、圈套 丁柔在家中坐了一整夜,但仍想不出辨法可解决眼前的危机,她曾想报警,
但之前自己被轮奸时已没有报警,现在又怎解释这VCD内容的来由,而且对方
的狡滑超乎想像,轮奸她之前那番说话只是要令自己误会有人向自己报复,自己
不想公开被五人轮奸的丑事,当吃了暗亏便算,谁知他们的本来目的是要要胁自
己。现在报警已太迟,他们已通知了自己,只要韩方南一被定罪,他哥哥一定报
复,把那VCD散出市面,那时自己真的不用做人了。但若故意打输这场官司,
不但是知法犯法,而且以後又有何面目面对上司、下属和受害人。 她忽然发现一向坚强的自己,原来是如此脆弱。她现在真的希望有个能保护
她,安慰她的男人在身旁,她突非常恨余在春,恨他为何背叛自己,为何最需要
他时却不在自己身边。 一个月之後,这宗学生强奸老师案审结,丁柔巧妙地让余在春知道案中两人
案发前曾私下约会过,加上自己避重就轻的打法,韩方南终於无罪释放。虽然她
心里对受害人说了万句对不起,但面上还装作非常不平。 就在韩方南获释的当夜,她接到韩方东的电话∶「丁小姐,好精采的一场官
司┅┅」 丁柔冷冷的打断他话柄∶「废话少说,甚麽时候把那些VCD和母带交还给
我?」 韩笑道∶「寄然你如此心急,就这个星期天,我在游艇会的VIP房等你,
为了大冢方便最好不要给别人知你来找我。」 丁柔道∶「好,我希望你守诺言。」 星期天,丁柔避开了别人的耳目,偷偷去到游艇会,在VIP房中韩方东早
已等着她∶「欢迎你,丁┅┅」 丁柔再打断他话柄∶「我要的东西呢?」 韩微笑道∶「也不要那麽冷淡嘛,大家也算朋友一场,你要的东西在那边的
袋中。」他向墙角一指。 丁柔不再理会他,快步走向那袋子,突然韩方东走到她身後,捉着她双手向
後一拗,快速无伦的把丁柔双手反绑,丁柔惊叫∶「你干甚麽?」 韩方东淫笑道∶「当然是干你啦!」他又把一个带着带子的中空球绑在丁柔
口中,令她呼叫不得,然後把她推倒在地上∶「丁柔,我第一次见你时就想操你
了,还真忍得久,你看我那肉棒战意多高!」 他两三下便脱下自己得衣服,露出那粗得惊人的肉棒,丁柔已知道自己将遭
他强奸,除了哭外,已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韩方东柔声说∶「放松点吧!我会让你欲仙欲死的!」说罢便撕开丁柔的衬
衣,扯下她的乳罩,双手轻搓着她那对丰的乳房,不断赞叹∶「好美的乳房,真
想一口吃下它!」 他低下头吸吮着她的乳头,他出乎意料的温柔,令丁柔感到惊奇,对着他一
边又搓又抓,另一边又咬又吮的攻势,丁柔渐渐有了反应,模糊不清的饮泣声已
变成模糊不清的呻呤声。韩方东见丁柔已动情,趁机把手伸入丁柔的半截裙内抚
摸着她的大腿、小腹,当她挟紧的双脚松开时,他立即把手伸入她内裤中,磨擦
她那肉洞口,他集中刺激她那小肉粒;当她那肉洞流出淫水时,丁柔完全忘记反
抗。他拉下她的内裤,把她双腿扛在肩上,握着自己那粗大的肉棒,挺腰一压,
便把肉捧插了入她肉洞内。 丁柔只感到下身像撕裂般痛楚,幸好他只轻轻抽插,又不断搓她乳房,当她
那肉洞适应了他的肉棒,他便开始猛力抽插,不一会丁柔已到了高潮,韩方东亦
感到她已泄了,他便放慢下来,然後再将她推上高潮。他耐力惊人,丁柔不知泄
了多少次,真过了个多小时後,韩方东才把肉棒从丁柔洞内拔出,把浓浓的精液
射到丁柔丰满的乳房上。 他俯身解开丁柔口中那球,然後便低头去吻丁柔的红唇,丁柔亦不由自主的
伸出香舌任他吸吮,他把口水灌进她口中,她亦不抗拒的吞下。 当高潮馀韵过去,丁柔亦回复理智,一见韩方东压在自己身上,忙转身把他
甩开并大呼救命,但韩方东却笑道∶「这里是隔声的,你还是省口气吧!」跟着
便解开丁柔手上的绳。 丁柔把半裸身子缩成一团,探手去取手提电话,她怒吼∶「我要报警,要告
你强奸!」 韩方东却从容道∶「可以,但不知你怎样跟 方说为何到这里来见我呢?」 丁柔当场呆住,然後怒道∶「你好卑鄙!」她已明白原来他算准自己不能公
开和他的见面,才有持无恐。 果然他说∶「你报警吧!但你故意打输官司的事一定通天,你马上要从司法
界消失!」丁柔的心已凉了半截,他又说∶「还有你那套精采的VCD还在我手
中,所以你不要轻举妄动。」 丁柔只有哭道∶「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韩方东柔声道∶「很简单,明天你回律政处请一星期假,陪我到台湾玩一星
期,一星期之後你我就再无瓜葛!」 丁柔怒道∶「你当我是甚麽人?」 韩却说∶「若我知道你明天没请假,那你套VCD到了下午就全港有售。」
丁柔已知自己已没有选择的馀地,她只有饮泣着。 韩方东提起墙角那袋子对丁柔柔声道∶「现在乖乖到浴室洗个澡,换套衫回
家,OK?」 丁柔一看那袋中的东西,竟然是和自己穿来那套套装一模一样,连胸罩内裤
也齐备,可见他是早有预谋,她现在已认命,只望忍一星期辱,韩方东真的会放
过她。
五、陷阱 东南集团的会议室内韩方东正在和那名叫亚秀的青年密谈∶「东哥,昨天可
过足引了吧?丁柔昨天是不是给你干得要生要死?」韩方东淫笑道∶「不要看那
婆娘平日装模作样,一副硬梆梆的样子,我摸她两下便有反应,再搓多几下连水
也出来了,看来她真的饿了很久。」他一面回忆一面赞∶「不过她那个洞还真会
吮,我差一点就忍不住,败给她。」他越想越心痒难搔∶「亚秀,我想她跟我,
有没有辨法?」 亚秀笑道∶「东哥,以你的能耐要摆平她很易,再加上我的调教计划,要她
当奴隶真是易如反掌。我知道她已请了假,看来她已下了决心,让你操她一个星
期。」 韩方东兴奋道∶「那如何在一星期间,将她调教成奴隶?」 亚秀冷笑道∶「东哥,正如你刚才说,她那坚强的外表是装出来的,她只是
为了掩饰自己的脆弱,从上次找人轮奸她时,她那麽快放弃反抗,我就肯定了这
点。再加上那麽容易给我们要胁,被你奸後也不敢报警,还听你的话请假,这就
说明她缺乏自主能力与安全感,亦即是她心底极渴望有个能征服她,支配她,让
她安心待在身边的男人。」 韩问道∶「那我要如何做?」 亚秀笑道∶「很简单,只要彻底脱下她那自尊的外衣,再给与她前所未有的
快感,这样她再也离不开你了。」 韩问道∶「前所末有的快感?」 亚秀把录影机开了,播放出丁柔被五人轮奸的录影带,他对韩方东讲解道∶
「东哥,这套片你也看过吧!有没有发现有人那根东西靠近她面前,她也会闭上
眼,把头转开。还有我叫他们奸她的时候,故意用手指轻轻插她的屁股洞,你看
她的表情多狼狈!」 韩方东立时明白∶「那表示┅┅」 亚秀接道∶「那表示她还没有口交和肛交的经验,所以当你能令她那两处也
能享受快惑,她便是你的了。」 韩方东笑道∶「难怪你昨天叫我千万不要操她屁眼,但话说回来,不是说她
结过婚的吗?怎会口和屁眼也末被人操过?她那老公还真没用。」 亚秀笑道∶「关静说她前夫就是余在春,他是出名怕老婆的,他敢要求丁柔
口交和肛交才怪,所以丁柔在性经验方面就好像大家闺秀一样,所以她才能离婚
这麽久也不交男朋友。但经过上次那五人轮奸和昨天你那霸王硬上弓的强烈性经
验,已把她心中的道德围墙打出缺口,若我估计没错的话,现在她已有手淫的习
惯了。」 韩方东正幻想丁柔手淫的样子,他那肉棒已涨得顶着裤裆了,他忙问亚秀∶
「亚静还没回来吗?」 亚秀答∶「她有电话回来,说合约已签好,应该快回来了。」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韩生,我是关静,我回来了,可以进来吗?」 韩方东喜道∶「亚秀,快点叫她入来!」 当关静入到会议室见到他们正在看丁柔被轮奸的录影带,她的心便向下沉,
她知道她的好友丁柔,将步她後尘,堕落在一个无法自拔的淫邪地狱中。可是在
沉重的心情中却有一股残酷的快感产生,她已感到自已下体已淫水流出,她强装
平静的向韩方东报告∶「主人,我们和李氏的合作合约已签好了。」 韩方东说道∶「说些详情来听听。」 关静说道∶「李氏将出资┅┅」 韩方东却说∶「我不是要听这种详情。」 关静马上明白他要知甚麽详情,她为难的红着脸,不知如何说才好,韩方东
催促道∶「怎麽?这个时候还怕难为情吗?」 关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开始报告∶「开始时,李公子要我先帮李老先生口
交,不过我吮了很久他也不能硬起来。後来李公子抱着我在他爸爸面前造爱,当
他插进我的阴道中时,李老先生就开始硬起来。後来当李公子射了一次之後,就
躺在床上叫我帮他口交,当我含硬了他的阳具,他便叫我坐上去。我们做到一半
的时候,李老先生突然走到我背後把我按下,把他的阳具插入我的肛门中,後来
他俩父子分别把精液射入我的阴道和直肠中。」 当她报告完了,她洞内的淫水已流到大腿中,韩方东却摇头道∶「你还是如
此文绉绉的说,老李和小李两父子和你玩『三文治』吗?过不过瘾?来了多少次
高潮?」 关静低声道∶「没有。」 韩方东笑道∶「没有高潮?为了甚麽?李家两父子功夫不好吗?」 关静红着脸说∶「因为┅┅因为┅┅」 韩方东替她说道∶「因为你已经习惯了我的肉棒,别人根本满足不到你,对
吗?」关静没有出声,却盯着他顶得高高的裤裆。 韩方东笑道∶「既然你未饱,那我和亚秀让你吃多一客『三文治』吧!现在
先过来帮我吮一下。」 关静急不及待走前,跪在地上把韩方东的裤链拉下,掏出他那特大的肉棒,
温柔的舐着,吮着,吸着。韩方东边搓着她那丰满的乳房,一边赞道∶「你的口
技那麽好还含不硬老李,看来他也差不多了。」 这时亚秀已脱去衣服,从後把关静一把抱起,韩方东便顺势拉下她那袜裤,
笑道∶「原来已湿成这样,你还真淫荡!」 韩方东抬高了她下身,一 腰,便把粗大的肉棒插入她那湿润的肉洞内,她
不禁狂叫起来。她双腿紧扣着他的腰,他就这样站着将她一下一下的抛动,跟着
他一拗腰,关静便倒在他怀中,他双手抓着她两边屁股一分,让亚秀看清她那屁
眼,跟着亚秀也把自己的肉棒插入她屁眼内。 他俩配着节奏挺动让她疯狂、让她呼叫。随着两人一前一後的一抽一插,关
静已泄得软下,她只有倒在韩方东怀中,任由他们把她夹在中间插致射精。当他
两人分别射精後,韩方东便抱着关静躺在会议桌上休息,他边吻关静,一边柔声
对她说∶「亚静,下星期我会带丁柔到台湾一星期,你要跟着来,知道吗?」 关静奇道∶「我去干甚麽?」 韩方东奸笑道∶「你现在不要问,到时你便知。还有亚秀,告亚南那个臭八
我也不要放过她,我要她以後日日给亚南操她,操到亚南厌为止,知道吗?」 亚秀一边穿衣服一边答应∶「要将那女教师变成南少的奴隶吗?没问题,她
比丁柔更易摆平。」 丁柔在家中已把行李收拾好,只等待着韩方东的指令,虽然她对自己说自己
心急是因为希望恶梦快些来临,快些过去,但她已隐隐约约感到自己对这耻辱的
一星期有某种期待,她叹了一口气,把自已自离婚後已收好的避孕丸再次拿出来
放进旅行袋中。
六、淫窟 「叮叮┅┅叮叮┅┅」丁柔望着在深夜响起来的电话,直觉告诉她,这是那
个人打来的。她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了电话∶「喂!是谁?」 「是我!」电话筒中传来了那把她一生也忘不了的声音,虽然她已估计到是
他,可是听到他的声音她还是禁不了心头一震,但她还强作镇定的冷冷道∶「我
已请了假,你┅┅你要我怎样?」 韩方东在电话那边轻笑∶「不要那麽紧张,放松点吧!明天早上,你会在信
箱中拿到机票,你要搭下午的飞机到台湾,机场里有车接你到阳明山的温泉旅馆
『阳明山庄』,我在那里等你,OK!」 丁柔还是冷冷道∶「你要记着,若一星期之後,你不把东西还我,我就算身
败名裂也不会放过你,知道吗?」 韩却还是笑道∶「OK,OK,总之我一定会令你满意的,明晚见,早点睡
吧!」丁柔听出他的言外之意,面上一红,忙把电话放下。丁柔她躺在梳化上喃
喃道∶「明天晚上┅┅一星期┅┅」她闭上了眼,右手慢慢地伸入内裤中┅┅ 「畜生┅┅变态┅┅你这人渣,快点放开我!」只见在日式的睡房中,丁柔
全身赤裸,双手反绑的被吊在房中,只有双足着地,而韩方东则亦是全身赤裸的
坐在一旁,喝着美酒欣赏这情境。「变态,快些放开我,听不听到!」丁柔怒吼
道。可是韩方东却走到她面前,捏着她的面说∶「变态?一会儿之後,你就知你
如何需要我这一个变态了!」说罢便从一个小盒子中,用手指挑了些药膏在掌心
磨擦。 丁柔看见惊呼∶「你想干甚麽?」韩方东笑道∶「这是强力催情药,它会让
你说出真心话。」说罢便伸手到丁柔两腿间的肉洞口擦药。丁柔忙摆动下体,紧
挟两腿不让他擦∶「停┅┅停手,我没有答应你玩这种变态玩意!」韩却笑道∶
「你认为你还有权选择吗?从你踏进这旅馆开始便走不出被我调教的命运,知道
吗?」他用力扳开她双腿,把药膏抹在她那小肉粒上。 丁柔只有哭着说∶「不要┅┅不要啊!」韩方东却在丁柔耳边柔声道∶「不
要怕,我保证在你离开这里前会爱上玩意,以後不对你这样你还会不高兴呢!」
丁柔怒叫∶「我才没有那样变态,你死了这条心吧!」韩笑道∶「那我们走着瞧
吧!」说罢又把药膏 在丁柔那丰满的乳房上。 很快,丁柔便惑到肉洞内和乳房上骚痒无比,她不禁挟紧双腿,轻轻扭动细
腰,希望能减轻那骚痒感。她想起给韩方东操得死去活来的那天,她想再给那支
粗大的肉棒操过痛快,可是理智告欣她,绝不能向这个卑鄙的男人屈服,在理智
与欲望中挣扎的丁柔已不自觉强烈摆动下体。 而在一旁欣赏的韩方东看见如此饥渴性惑的丁柔,亦不禁兴奋起来,他决定
不再逗弄她了,他走到丁柔背後,用他那粗大的肉棒轻轻顶向丁柔的屁股。还在
挣扎中的丁柔像遭电殛一样,她转过头来用充满情欲的眼睛望着他,他知她已投
降,他伸手轻搓她的乳房,丁柔无力地向後躺向韩方东的胸膛,她紧闭的大腿已
松开,紧闭的口中亦已发出销魂蚀骨的呻呤声,他用手指轻轻插她的肉洞,马上
感到她那敏感的肉壁已紧吮着他的手指。 他见时机成熟,轻轻的把丁柔的身子转过来,柔声问∶「现在想要我那东西
了吧?」丁柔茫然的点了头,他把吊起她的绳子松了一些,让她上半身俯下,使
她的头刚好对着他那肉棒,她忙把头转开,他却说∶「你怕它?这是给你快乐的
东西,你爱它还来不及,怎能怕它,快给我吮它一下。」 丁柔在他的抚摸和哄说下,慢慢的张开了口,他喜道∶「你先用舌头舐它一
下!」丁柔真的把香舌伸出,舐他的肉棒,他感到无比的征服感∶「对了,然後
慢慢把它含入口中,轻轻的吮,知道吗!」丁柔现在发现原来只吸吮着肉棒也能
有快感,为何自已以前一直怕肮不肯做。 丁柔在吸吮间感到那肉棒的脉动,知他快要射精了,她忙把那肉棒吐出,但
他却按着她的头喝道∶「把它全吞下去!」她还来不及反抗,他就把大量精液射
入了她口中,她不自觉地把所有精液吞下,腥臭无比的精液竟能给她无比的满足
感,她心道∶「原来精液是这样味的!」现在丁柔的心中正被这种恍惚感包围。 韩方东亦呼了一口气,抬起了丁柔的头,也不理她满口精液和她接起吻来,
她用沾满精液的舌头与他的舌头在彼此口中搅拌着,当长长的湿吻完结,他柔声
说∶「你下面那个也想要它吗?想的话再帮我含硬它吧!」丁柔自动低下头去吮
他的肉棒,他心道∶「她已懂得享受口交,看来快可行笫二步了。」
七、调教 当丁柔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全身赤裸的被吊在房中,她脑中一片凌乱∶「这里
是甚麽地方?我为何被绑在这里?」她努力在整理自己的思想与记忆∶「对了!
我下了机便被接机的人送到这温泉旅馆,谁知一进来便被他们强行把我的衣服脱
光,还把我反绑起来,吊在这房中,不管我如何叫骂和反抗他们也不理,後来韩
方东那┅┅那大变态出来,我骂他,他不但不理还在我身上搽了些奇怪的药,跟
着┅┅跟着我便┅┅便,怎会这样的,我怎麽会把他那麽肮的┅┅东西含在口中
吸吮,我┅┅我好像还把他射出来的东西吞了下去┅┅」 她突然感到一阵 心∶「我怎会这样的,没有可能,我才没有那麽淫贱,他
到底对我做了甚麽?对了,一定是因为那些药我才会变成那样,当他搽了那些药
在我身上後,我便┅┅我便┅┅」丁柔想到这里,心中不禁一阵发烫。 就在这时她肉洞中又传来一种异样的感觉,丁柔心中一惊∶「怎麽又来了?
那种┅┅那种感觉又来了!」那种骚痒感令她感到非常需要,她不禁又把大腿紧
紧挟起来磨擦,希望能舒服一点。 她禁不住又想起韩方东那粗大的肉棒,被他操时的快感,她不想尤自可,一
想到他的肉棒全身便如虫行蚁咬,她苦於双手被绑,连自我抚慰也不能,她非常
需要,需要韩方东那粗大的肉棒,她不禁呻呤呼叫起来∶「主人┅┅主人┅┅操
我┅┅操┅┅我┅┅我要你那粗大的东西操┅┅操我那淫荡的小穴┅┅」丁柔一
骜,她被自已所说的话吓了一跳,奇道∶「我说了甚麽?我说了甚麽?」 就在这时有人从後把她抱着,在她耳边柔声道∶「你只是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罢了。」丁柔惊叫∶「你┅┅」可是他的抚摸阻止了她说话。经过数次的交合,
丁柔身上的敏感带他已清楚非常,他吻着她的粉颈,搓着她的丰乳,不一会丁柔
就只馀下呻呤的份儿。他再次把她松下,将那垂下的肉棒对着她的脸,但虽然丁
柔已非常需要,可是她还是把头转开拒绝为他口交。 韩方东奇道∶「干吗?刚才你不是含得很过瘾的吗?」丁柔强辩道∶「那是
因为那些春药的关系,我才没有那麽淫贱!」他却冷笑道∶「你不淫贱吗?」但
他心中却暗想∶「看来她还有些自尊心,看来要用那一招才行。」他口中却说∶
「让你看看自己的真面目吧!」 他把房中的电视和录影机开了,丁柔只见画面中自己星眸半张,温柔的用舌
头舐着他的肉棒。当它硬了起来後,她便张开了小嘴,把它整根含在口中,前後
的套动着,不一会她便停了下来,只见她喉头微动,她便把他射出的精液吞下肚
中。当他拔出已射精的肉棒後,画面还影着她嘴边滴着精液一面满足的大特写。 丁柔根本不能相信萤光幕上那人是自已,可是更令她惊震的还在後面,只见
昼面中她自己主动追着他的肉棒来舐,让它硬了後便转过了身,把大腿分开,将
那湿淋淋的肉洞对着他,当他将肉棒插入自己的肉洞时,自己就发出了销魂蚀骨
的呻呤。他一面抽插,一面要自己说「主人!」「操我吧!」「我是淫妇!」之
类不 入耳的说话,可是只见自己照说不误。 他插了一会便拔了出来躺在地上,叫自已坐上去,虽然自己被绑着,但还是
急急的将自己的洞对准了他的肉棒坐了下去,她拼命的扭动细腰,像要把他的精
液全部榨出来一样。当她扭致没气力时他才发力向上挺动,她无力的身躯在一上
一落抛动时,仍发出欢畅的呼叫。最後他大喝一声,他再次射精了,而她亦昏倒
了。丁柔知道这就是自己醒来前所发生的,可是她实在没法相信自已会表现得如
此淫荡。 「怎样?被自已的真面目吓着了吗?」丁柔正想反唇相稽,却给韩方东手中
拿着的东西吓呆了∶「你┅┅你手里拿着甚麽?」他却笑道∶「这个麽?你不会
不知道吧!这叫浣肠器。」他拿着那浣肠器,一步一步向丁柔走近。
八、温柔 丁柔秀丽的脸上已沁满了汗珠,被反绑的双手正紧握着拳头,她现在正竭力
的忍耐腹痛,因刚才韩方东用浣肠器注了100cc浣肠液入直肠中,她现在正
腹痛如绞受着便急的折磨。她本来已开口向他哀求,求他解开她让她上厕所,可
是他却抚着她的头发在她耳边柔声道∶「再忍一下吧!这是让你能完全享受造爱
的快乐的必要过程,一会儿就好了。」 丁柔知道他这样做只是为了迫自己在他面前排便,完全摧毁自己的自尊心,
可惜她也知道在人前排便只是时间问题,她终於会到极限的,只是她的自尊实在
没法让自己在人前排便,所以明知没用还是拼命挟紧肛门的肌肉。其实丁柔只猜
中一半,若韩方东只是要她排便,只要一开始给她注入300cc浣肠液,她早
就忍不了,但他就要她忍一段时间。 当他见丁柔忍得全身绷紧时,他就拿出了一枝电动假阳具轻轻的在丁柔还湿
淋淋的肉洞四周来回震动,正在强忍内急的丁柔如遭电殛,她敏感的肉洞已流出
了淫水。他又把假阳具轻轻的刺入她的肉洞内,她洞内的肉壁不禁的吮着那假阳
具,但她肛门的肌肉却相对一松。她大吃一惊忙又收紧肛门的肌肉,可是他又加
强了刺激令她在快感与痛苦中无所适从。这种变质的快感让她感到一种前所末有
的奇异感受。 终於,在他刺激下她到了高潮。在她泄身的同时,她的肛门亦松开,喷出一
大堆粪便,她便带着异常的快感、羞耻与绝望晕倒。 失去意识的丁柔又给一种舒服的快感刺激醒了,她发现自己已被解开和躺在
床上。她感到有些东西温柔的刺激着她的小肉粒,她只见有人埋首在自己双腿之
间,她惊觉替自己口交的人有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那绝不是韩方东,她惊叫∶
「你是谁?」 那人抬起头爬了上床,抱着丁柔,轻轻吻着她的面颊柔声道∶「柔姐,醒了
吗?昨晚玩得开心吗?」 丁柔还不能相信眼前的人竟然是她∶「亚静?怎麽会是你?你为何会在这里
的?」来人正是关静,她用热吻阻止了丁柔的发问,而丁柔亦被这生平第一次被
同性热吻弄得手足无措。她温柔的吸吮着丁柔的舌头,纤纤玉手亦轻轻的搓着丁
柔丰满的乳房,这与韩方东那粗暴的爱抚又是另一种感受。渐渐丁柔开始回应着
她的热吻,两人的舌头互相纠缠着,互相吮着对方的口水,丁柔亦不禁紧抱着关
静那纤巧的身体。 她知道丁柔已动情,轻轻推了丁柔,忙脱去T恤与短裤,用她那足已自豪的
34D乳房压向丁柔的乳房,两对乳房在互相磨压间已涨足,丁柔感到自己的乳
房被另一对乳房摩擦,比起用手搓扭又是另一种知味。 她见丁柔已陶醉在自己的爱抚下,也感到了一种冲动。她拿出了一枝双头假
阳具,将一头塞入自己的洞内,另一头则慢慢插入丁柔那肉洞内,丁柔毫不抗拒
地任由摆布。她们握着对方双手,她插一会便换她挺一会,她们互相享受着施与
受,终於她们一起到达了高潮。 关静软倒在丁柔身边,她一边轻抚丁柔的玉背,一边柔声说∶「柔姐,舒服
吗?」丁柔叹了口气∶「是韩方东叫你这样做的吗?」她却没有答她,只是轻轻
一笑∶「柔姐,我俩也一身大汗,不如先泡一泡温泉,再吃早餐好吗?」
九、屈服 烫热的温泉水正好替被吊了一夜、操了一日的丁柔消去疲累,宽大的露天温
泉中就只有她与关静两人在泡。 「柔姐,这里还舒服吧!」关静笑道。 可是丁柔却四周打量了一下,见没有人便游近关静,低声道∶「亚静,你能
不能帮我离开这里?」 关静却笑道∶「柔姐,就算现在你能走,也没有力走远吧!我知你有一整天
没有吃东西了,你想走也先吃点东西吧!好吗?」 当她们回到房间内,只见餐桌上已放着丰盛的早点,饿了一天的丁柔已急不
及待坐下享用,而关静则笑着坐在她对面看着她吃东西。 当丁柔发现她正看着自己,感到不好意思而忙找话题∶「怎样,能帮我逃离
这里吗?」 关静笑着摇头,丁柔颓然道∶「我也知他不会那麽容易让我走。」 可是关静却说∶「柔姐,那不是我帮不帮你逃走的问题,而是就算你现在能
逃出去也没有用,迟些你还是会自己回来找他。」 丁柔奇道∶「为甚麽?」 「因为你已忘不了他那根东西,你已离不开他了。」 丁柔怒道∶「胡说,我才没有那麽贱!」 关静柔声道∶「柔姐,你不要发怒,那不是贱,而是因你已试过那与众不同
的东西和那前所未有的快感高潮,以後你再和别人做也会感到索然无味,就好像
惯食雪茄的人,香烟就再难吸引他们;惯饮烈酒的人,啤酒对他们来说就像水一
般淡而无味。」 丁柔还强辩∶「一个人也不一定要性的。」 「柔姐,这是人天生的本能,就像你刚才饿了就要吃一样,你是不必有罪恶
感的,对自己老实点吧!你不信的话,我证实给你看!」 关静说罢便站了起来,轻轻脱下浴袍,露出她那纤巧但曲线玲珑的身段,她
扭动着性感的身躯走向丁柔。 丁柔看着她那妖艳的裸体不禁感到喉乾舌燥,呆呆的看着她走近,她妖媚的
笑道∶「柔姐,我好看吗?」 丁柔也只有呆呆的点头,她轻轻的坐到丁柔大腿上,整个人枕向丁柔怀中,
双手环抱着丁柔的粉颈,红唇在她耳边轻轻说∶「柔姐,看到我这样,你有没有
反应?」 丁柔用行动来回答她,她吻向她的红唇,吸吮她的香舌,把她紧紧抱在怀中
热吻,丁柔的手慢慢游向她的肉洞间,用手指温柔的搓着那小肉粒,而关静也伸
手入丁柔的浴袍内,轻搓她那丰满的乳房。当她们长长的热吻结束後,关静柔声
道∶「柔姐,我们到床上去好不好?」 她站了起来,捉着丁柔的手把她轻轻的拉起身,她脱去了丁柔的浴袍,拉着
她走向床去。 被欲火焚身的丁柔,只有任由她摆布,她们二人倒在床上缠在一起,她卖弄
着功夫,一对玉手刺激着丁柔全身的敏感带,很快丁柔便「水长流」了,她吻遍
丁柔每寸肌肤,慢慢的吻向她那两腿之间那湿润的肉洞中,这次她则尽使口舌之
功,舐着、含着、吮着,轻咬着丁柔那小肉粒,她使丁柔呼叫、疯狂。 丁柔双手抓紧床单,双腿紧挟着她的头,她呼吸越来越急促,终於她大叫一
声,肉洞内涌出一股热流,她又泄了。 「柔姐,你以前能想像自己看女人的裸体也会有心动吗?被女人抚摸也会有
反应?和被女人口交也会有高潮吗?」在床上关静抱着丁柔,在她耳边柔声说。 丁柔叹了口气,她承认在这日之前,对同性的身体的确没兴趣,但如今┅┅ 关静见她默认了,便加紧劝说∶「柔姐,当你享受这些异常的快感後,你便
再做不回以前的丁柔了,再说你老实问一问自己,我和他比较起来,谁更能令你
快乐?」 丁柔心里也问着自己,虽然关静和韩方东一个温柔、一个粗暴,但他那粗暴
的对待却更能使她欲仙欲死,只是自己不愿承认吧。 这时丁柔已暗暗感觉到自己已跌进这淫邪地狱,迟早也会成为韩方东的性奴
隶,因她一想到他就不其然想起他那根粗大的肉捧和被他插时的滋味,她的肉洞
又湿润起来,她又想要了,她对关静说∶「我们来多次好吗?」 关静却笑道∶「你要的不是我,我是满足不到你的。」 同时丁柔身後亦传出了韩的声音∶「不错,只有我才能满足你的。」 丁柔当堂从床上弹起,只见全裸的韩方东不知何时进了入房中,站在床边。
可是关静却抱紧了她,不让她逃,还柔声说∶「柔姐,对自己老实点吧!你刚才
不是想起他那根东西,又想要了吗?」 她把丁柔的头轻轻按下,使她面对着韩方东那根粗大的肉棒,她看着他那根
肉棒,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她脑中欲念与理智作最後的斗争。 终於她张开了口,把它含进口中开始吸吮着、舐着,她终於屈服了,她屈服
在他们的联手攻击下。 虽然这才是丁柔第二次口交,口技还很生疏,但韩方东因见丁柔屈服的刺激
下很快便射精了,这次不用他命令她也把他所有精液吞了下去。 她痴痴的看着他,他握着软下的肉棒对她说∶「想让它插你吗?想的话便再
含硬它。」 丁柔温柔的握着它,把它放入口中再次吸吮,他的回复能力非常惊人,很快
它又一柱擎天了。他把丁柔推倒在床上,压了下去,她双手抱着他的颈,她双
腿盘绕着他的腰,那粗大的肉棒很顺利地滑入她已湿透的肉洞中,她闭上了眼,
心中在想∶「堕落吧!没关系了,反正我也做不回以前的丁柔了。」 很快,她那仅馀的思想也给快感淹没了。
十、堕落 丁柔经昨夜与韩方东一夜激烈「交战」已筋疲力竭,也不管自己身上沾满了
他的口水与精液,倒头便睡。 第二朝一醒来,只见自己全裸的身上一块一块乾了的精液块,她差点呕了出
来,她飞一般的冲入浴室,要用水把自己冲个乾净,就当她用「花洒」刻意冲洗
下体时,热热的水射向肉洞的小肉粒,她身子不禁震了一震,她又有感觉了,纤
巧的玉手慢慢的摸向两腿之间,手指轻轻搓着那肉粒,心里又回忆起昨夜被韩方
东操得死去活来的情境。他用着各种她从未试过的姿势、招式干她,令她得到前
所末有的快感。她又想起韩方东那根令她欲仙欲死,又爱又恨的肉棒,她感到强
烈的需要,她不禁用手指往洞内插去,但两只纤巧的手指如何能及得上韩方东那
根大东西,她只有幻想他站在这里,用力的操她∶ 「主人┅┅主人,操┅┅操我,大力┅┅大力点,我┅┅要你的大东西,操
我┅┅操我┅┅」口中说着从前从末说过淫语粗话。 终於她又泄了,她无力地跪在地上,脑中一片混乱∶「我为何会变成这样?
以後又会怎样?」 当丁柔步出浴室却见厅上摆放着早点,而关静已笑容满面的迎过来∶「柔姐
昨夜爽吗?我表哥的功夫还不错吧?」 丁柔红着面,她既不愿承认,也不能否认,只有坐下默默吃早点。 关静笑道∶「柔姐,你不用怕丑,享受这种事是很正常的,尤其像我表哥那
样得天独厚,又会那麽多花招,哪有女人不投降的?你刚才在浴室还不是呼叫着
他!」 丁柔惊道∶「你全听见了?」登时面红耳热。 关静走到她身後,双手轻轻搭在她双肩,在她耳边柔声道∶「我不是说过做
人要对自己老实,既然知道只有他才能满足自己,便像我一样一心一意的当他的
性奴隶吧!」 丁柔茫然道∶「性奴隶?」 这时关静双手已从她肩上滑入她浴袍内,搓她那丰满的乳房∶「对了!是性
奴隶,逗主人欢喜,让主人满足你。」丁柔默然,她已软化,开始接受这种淫乱
荒唐的关系。 关静见她已不再抗拒,又道∶「我知昨夜你给表哥弄得没有睡好,我俩再去
泡一下温泉好吗?」说罢便拉着丁柔的手,一起去温泉浴池。 泡在温泉中的丁柔看着关静赤裸的身体,不禁淫心又起,她游近关静轻抚着
她,问道∶「亚静,你不要吗?」 关静笑着摇头∶「你要的不是我。」 「对了,她怎能满足你?还是让我来吧!」丁柔被韩方东的声音吓了一跳,
不知何时全裸的他已进了温泉。 他跳下池中将丁柔一把抱着,她挣扎着,但又不及他大力。他笑道∶「怎麽
了?才没见一夜就变得生疏了,昨夜你不是抱着我要生要死的吗?」 丁柔一想到昨夜的疯狂,她软下了,他把她推到池边吻着她的红唇、粉颈,
手搓着她的乳房、挖着她的肉洞。他问道∶「亚柔,试过在水中造吗?」丁柔红
着面摇头,他笑道∶「那你要试试了!」说罢便托起她一条大腿,令她那肉洞张
开,往她身上一顶,他那粗大的肉棒便带着热烫的温泉水塞入她的肉洞内。 她舒服得叫了起来,心中叫道∶「就是这种感觉,这种快感使我变成荡妇,
使我成为他的性奴隶,我逃不丢了,但这也不重要了,只要他能给这种快感,当
性奴隶就性奴隶吧!」 随着池水的波动,她被他一次又一次推上高峰,当她感到他也快到高潮时,
她用力地抱着他的屁股,让他的肉棒停在她的子宫深处,然後一股热流涌入她体
内,他俩一起泄了。 他俩抱在一起喘息着,他问道∶「丁柔,愿意当我的性奴隶吗?」她没有作
声,他再问∶「怎麽?愿意吗?」她把头埋在他胸膛细声道∶「随你欢喜吧!」
他喜道∶「那我们回房吧!」说罢便将丁柔一把抱起走出温泉浴池,丁柔就像结
婚初夜被丈夫抱入新房一样。 谁知刚到房门口,便听到房中传出阵阵淫声浪语,她好奇地走进房中一看,
只见关静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粗暴的从後抽插着,但又见她的
肉洞插着一枝电动假阳具,那他不就是插着她的肛门吗?这样不痛吗?但关静却
又露出陶醉的表情、发出舒服的呻呤声。 正当丁柔疑惑的时候,韩方东却伸手轻抚她的玉臀,还用手指轻轻插入她的
屁股洞,丁柔惊道∶「你干甚麽?」韩方东笑道∶「想不想试试那个洞?」丁柔
看见他俩的表情不禁心动∶「那会不会很痛?」韩方东笑道∶「初时会有点痛,
但习惯後你就知比前面更爽!来!先像亚静一样趴在地上。」 丁柔乖乖的趴在地上,韩方东从餐桌上沾了些牛油抹在丁柔的肛门口,然後
握着自已的肉棒慢慢塞入她那屁股洞中。 「不要呀┅┅快点拔走它,求求你┅┅很痛呀!」可惜不论丁柔如何呼救求
饶,韩方东还是死命的抱紧她的腰,不让她挣脱。渐渐当她的屁股洞习惯了他那
粗大的肉棒,一种火烫而奇妙的快感从她後面产生,她的叫痛声渐渐变成销魂蚀
骨的呻呤声。 韩方东见丁柔已能从肛交中产生快感,知她已完全陷落,再向关静她们打个
眼色,二人会意的走近,关静拔出了自己洞中的假阳具,插进丁柔的前洞中,另
一人则把自己的阳具送到丁柔面前,被操得死去活来的丁柔毫不抗拒地把它含到
口中吸吮,最後他们一同把精液射进她体内。
十一、沉沦在这酒店 房中肉欲之宴仍然恃续着。 「柔姐,你先要用手握着它轻轻的套弄,对了!就像这样,然後用手指搓弄
它下面的敏感带,你试试看,当心不要让手指甲弄痛它。」 这时关静正在教丁柔如何替男人手淫,丁柔握着韩方东那根粗大的肉棒,万
分爱惜地套弄它,逗弄它。 经她的玉手一番把玩,他的肉棒开始抽动,然後一股热烫的精液射向她那丰
满的胸膛上,她把那粘粘的精液抹云在乳房上,又用舌头把肉棒上的精液舐个乾
净,她已不再抗拒精液的腥味,甚致喜欢把它吞下肚。 看到丁柔露出陶醉的表情,韩方东和关静不禁也露出得意的神色,这数日来
他们分对丁柔作出调教,韩方东每日也与她交合,他教她站着交,坐着交,水中
交,一男二女,二男二女,三男一女各种丁柔以前做梦也没有想过的花式姿势,
而关静则教她如何用身体每部份去取悦男人和女人。 尤其是关静,她特别享受自己像魔鬼一样把别人拖到地狱深渊的感觉,彷佛
丁柔的沉沦就像她对自已证明,自己不是淫贱,而是别人也抗拒不了这种魔力,
坚强如丁柔也沦落到这地步。 透过月色的投影,只见房中一个成熟,丰满的肉体正在轻轻摆动,随着摆动
加剧,她坐着的男人也开始肉紧,她带着回旋的上下摆动,令她肉洞内的肉壁像
吮奶一样吮着他的肉棒,随着高潮的来临,她抓着男人的肩,疯了一般的扭动,
终於一股暖流散满她子宫内,他发射了,她也泄了。 她无力的躺在他胸膛上,他低声地向她说∶「Michelle,明日我们要回香港
了。」 丁柔呆呆答到∶「回香港?」 韩方东说∶「对,回到香港後,我再联络你,明白吗?」 丁柔不再说话,她知要再回到现实生活,但现在的自己能过以前的生活吗?
还是把这一星期当作一场春梦。 回到家中的丁柔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她收拾心情把东西拾好,她拿出了
一包当她离开酒店时韩方东说送给她的东西,她打开一看竟是一套套极性惑的内
衣与睡衣,还有一套自慰用的电动假阳具。 她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见那些胸围只是一些有带子的薄纱,整个乳头,乳晕
也看得清清楚楚,那内裤也就是所谓T-back,只有两根带子一片薄纱,把整个屁
股也露了出来,而睡衣也是全透视的款式。 就在她看呆了时,电话响了∶「喂!是Michelle吗?是我!」 「你有甚麽事?」 「看了我送给你的东西吗?」 「你干吗送这些东西给我?」 「废话!当然是给你穿的,你听好以後也要穿我买给你的内衣睡衣,就算我
不到你那里睡,你也要穿成这样,还有你以返工也要穿一些贴身的套装,迟些我
会要亚静给你买些我喜欢的款式,明白吗?」 「谁说你可来这里睡?」 「你忘了曾说当我的性奴吗?」 「那只是一时说说,而且你说过了一星期便放过我的!」 「不要天真了,我怎会放过你,而且你能没有我吗?那套自慰器是我不来的
时候给你用的,总之明天你放工後来我辨工室找我,记着穿我买的内衣,OK。
明天见!」
十二、醒觉 「被告韩方东是一个不可理喻,丧心病狂的人。用尽各种畸形,变态的性行
为去凌辱受害人,迫受害人发誓当其性奴,供他长期性侵犯,所以我在这里恳请
陪审团裁定被告罪名成立。」 丁柔非常满意自己的结案陈词,她有十足把握令这色欲狂魔入罪。但她很快
便发现了法庭内的气氛不对劲,似乎每个人也用奇异的目光盯着自己,她心中奇
道∶「大家怎麽啦?」 就在这时犯人栏中的韩方东却自信满满的说∶「丁大检控官,你误会了,你
所谓的受害人都是自愿的,是她们求我用我那根东西操她们的,不信?我证明给
大家看!」 说罢竟大摇大摆从犯人栏中走出来,丁柔吓了一跳,大叫∶「庭警,庭警,
快阻止他。」但所有人像中了咒一样动也不动。 韩方东慢慢走近丁柔,她惊道∶「你想干甚麽?」 他冷笑道∶「向大家证明只要是女人也想给大东西操,会主动求人操她。」 说罢便一手把丁柔从坐位中揪起,压在主控桌上,他又一手抓着丁柔律师袍
的领口向下一扯,便把丁柔的律师袍扯破,而律师袍下的丁柔竟是一丝不挂,全
身赤裸的,韩方东老实不客气双手抓向丁柔的丰乳,边搓边冷笑∶「检控官又怎
样?大律师又怎样?脱去衣服还不是一只待操的母狗!」 丁柔这时已感到在场所有人都用充满肉欲的目光看着她,她衮求道∶「不要
看,求求你要不要看!」 韩方东却说∶「不,我要大家看清楚我们丁大主控的真面目。」 而丁柔在他纯熟的技下亦开始有需要,修长的双腿已不自觉地分开了,肉洞
中亦流出了淫水,但她最後的理智却告欣她绝不能在法庭内干这种事,法庭是他
们所有修读法律的人的圣地,要绝对尊重,所以她只有哀求他∶「求求┅┅你,
不┅┅不要在这里干!」 但韩方东却说∶「你说错了吧!你求我在这里操你才对吧!」 他的手转而攻击她肉洞中的小肉粒,在他手指轻捻轻扣下,她已控制不了自
己,淫荡地扭动下身,准备迎接他那粗大的肉棒进入,但他却只在逗弄她∶「求
我吧!想要我那根东西便大声求我操你吧!」 丁柔在强烈的需要下已顾不得自尊,小声说∶「求求你┅┅求你操我吧!」 韩方东却不满地说∶「大声点,要说∶『主人,求你用你那粗大的东西操这
淫荡的小穴。』说!」 丁柔无奈,只有照做,可是他却始终只用手指搓弄她的小肉粒,她狂呼道∶
「我已照足你说的做,怎麽你还不给我?」 丁柔狂呼着从床上跳起,她一看四周∶「甚麽?只是梦?」 开始清醒的她发现自己的手指插了入自己的肉洞中,而内裤与床单已被自己
的淫水湿透了,她不禁面红了,她从不知自已有那麽多淫水。 她叹了口气便起床换内裤,当她拿起自己惯穿的内裤时,她尤疑了一会便放
下自己的内裤,转去拿那她一生也未试过的T-back,当她看到镜中穿起T-back
的自己,不禁感到非常羞耻,可是这羞耻同时也激起她的欲念,她慢慢打开了那
盒电动自慰器,选了一枝最粗大,兼会发热和射热水的假阳具便跳回床上。 第二日,当丁柔一放工便急不及待的走去韩方东的辨工室,昨夜的梦已令她
完全醒觉,她已知应该如何做。 当她去到他的辨工室,关静已在等她∶「柔姐,表哥在会议室等你,我带你
去吧!」 会议室内只见韩方东一人坐在大班椅上,笑笑的向她招招手,丁柔走到他身
旁,他一手摸向她的臀部,他满意的笑了∶「真乖,其实穿T-back也蛮舒服的,
对吧!来,先帮我热热身!」 丁柔会意的替他拉下裤链,把他的大肉棒掏出来,便俯身舐他的东西,他亦
伸手入她的衣内搓她的乳房。当他一柱擎天时,他拍拍自己的大腿示意要他坐上
去,丁柔面红红的脱下丝袜,拉下那T-back,把湿淋淋的肉洞对准他的肉棒坐下
去。 他们女前男後的坐姿交合式,韩方东活用了大班椅活动能力,左右摇摆,上
下晃动,丁柔只有双手捉着会议桌,任由他摆动,用尽阴力夹紧他的肉棒,也不
知到了多少次高潮後,他也射精了。 她软躺在他怀里,享受着他的抚摸和热吻,这时韩方东按下遥控器,大银幕
上立时出现三条肉虫,丁柔一见奇道∶「是亚静和大地产商李氏父子?」 只见银幕上他们大玩三人游戏,李氏父子在关静的手口并用,前後洞同时招
呼下,不知射了多少次,只见她胸前脸上,小腹屁股皆沾满精液。看得丁柔面红
耳赤,昼面一转,这次和关静玩的却是个女的,这个女的丁柔也认得∶「酒店大
王的大女儿?她不是有丈夫的吗?」 韩方东在丁柔的耳边柔声道∶「这就是他们的真面目,并不是只有你才会沉
迷这玩意,偷偷告诉你,上个月小李和他老爸迷奸了他自已老婆,迫她玩三人游
戏,一於来个父子同科,小李还真孝顺。」 丁柔被眼前淫乱的光景刺激得欲火焚身,不禁扭动纤腰,令软在她洞内的肉
棒再次硬起来。韩方东笑道∶「很刺激吧!今夜我去你那里,再带一些更精彩的
给你吧!」 沉醉在性交中的丁柔已没空回答他,只懂发出淫荡的呼叫。
十三、牝兽 「不要┅┅啊┅┅求求你们放过我吧!┅┅你们不要这样┅┅你们要怎样我
也答应,放过我吧!」 从丁柔的香闺隐隐传出阵阵哭泣声,可是这哭泣声的主人并不是丁柔,这只
是从电视机中播出来的。而现在丁柔正在看录影带,不过她却没有坐在电视机前
的梳化上,反而是站在梳化後看,只见一面看电视一面双手紧紧抓着梳化的椅背
竭力承受着从背後传来一下又一下的冲激。 她身後的韩方东正在插得起劲,他俯在她背上,双手伸入她衣内搓着她的乳
房,在她耳边轻声说∶「你做梦也想不到吧?连这个甚麽议员陆高蕙也是我的女
人吧!」 丁柔真是做梦也想不到这个一向以敢言出名的女议员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