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绝色双娇(第十三回)作者:Tina33C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绝色双娇(第十三回)作者:Tina33C


字数:5267
                女主角

  铁心兰,十八岁,武林盟主铁如云之独女,南海神尼的弟子,懂得南海神掌及铁扇无影剑,兵器:铁扇。

  孙蝶,十七岁,快活林的歌姬,兵器谱排名第一孙天机的孙女,有一定的江湖见识,自学弯刀刀法,兵器:弯月刀。

                男主角

  花无缺(阿花),二十岁,移花宫的弟子,亦男亦女,自小在移花宫长大,邀月宫主命他以男儿身行侠仗义,以增加移花宫的在江湖上声誉,修练到玉明功第六重,兵器:移花接木剑。

  孟星魂,二十一岁,性格孤僻,他父亲是个无名的镖师,一家遭遇不测,当时只有十三岁的孟星魂,被江别鹤收养,培养成一个杀手,及为江别鹤收集情报,兵器:一把普通的剑。

              其他主要角色

  江别鹤,江南大侠,快活林的幕后老闆,与黑白两道之帮会/门派都有打交道,以达到某种目的。

  高寄萍(高大姐),快活林的老闆娘,十分享受性爱,武功平凡,兵器:流星丝带。

  水天姬,五行魔宫中白水宫的宫主,潜伏在快活林当艺妓,自制了天一淫水。
  金兰姬,五行魔宫中黄金宫的宫主,潜伏在快活林当舞姬,自制了金兰香薰。
  ************************************************************************************************

  李寻欢见已全射出了,便松开了双手,高大姐连衣裙都没有穿回,裸露着身体,掩着口,夺门而出,飞奔了出走廊去。

  有些宾客正在走廊上走过,他们却见到,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在走廊掩着脸狂奔,她身上一丝不挂的,她那一对圆圆的,坚挺的肉球,在他们眼前跳跃着,很有节奏地上下跳动。

  她不顾什么颜面,裸露着身体狂奔,直至跑到去后园.

  当她跑到转出后园的通道时,刚巧有个喝醉的客人在转角位置,与行色匆匆的高大姐碰个正面。

  高大姐正想破口大骂:「你个~~~」

  高大姐话未说完,口中却发出咕嘟一声。

  接着,她大叫起来:「呀~~~糟糕了!」

  「咳~~~咳~~~咳~~~」

  高大姐拼命地在咳着,但是她口中的精液,无论怎样都已吐不出来,被她吞进到肚子中去了。

  来到了后园的高大姐,於是拼命地以大量的清水涤口,弄得自己的裸体全身都湿透了。

  李寻欢在床上暂待片刻,便行了出去后园,想找点水来清洗下身,他看见那个除去了人皮面具的高大姐,正在全裸坐了在一旁喘嘘嘘.

  在星光之下,李寻欢终於看到了,那张刚才为他吹萧的高大姐,真正之容貌,她的确也是个大美人,而她脸上的美更是添上了一份妖媚,令男人神魂巅倒。
  高大姐的样子虽然气愤兼气沖,但是她那张性感的樱桃小嘴,却令李寻欢回味无穷.

  李寻欢的棒子正好对着高大姐的脸,他的棒子不知为了什么,又再硬起来。
  高大姐看着那又粗又硬的棒子,她着迷了,又忍不住了,她仰起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张开口子,把那又粗又硬的棒子吞入口中去了。

  李寻欢口中发出一种十分享受的感叹声:「噢!」

  高大姐似乎爱上了那粗壮的棒子,她一边吞吐,还一边意淫的看着那棒子的主人。

  李寻欢的棒子还未软下,他在欣赏那位与她倾慕之人齐名的高大姐,那张令人神魂颠倒的真面目。

  李寻欢闭起双眼在享受着,心中在想:「那个我爱着的女人,是一个大家闺秀,就算与我结为夫妇,都不可能这样子为我的棒子服务。」

  过了一会,高大姐又把棒子吐了出来,慢慢地亲吻及吸吮。

  她今次本想慢慢的享用那条棒子,但是,她突然停顿了下来,她看见树上有一条人影在偷看,就像是一根穿了黑披风的树干。

  高大姐见有位旁观者在偷看,她心中更为兴奋,口舌更为着力吸吮,眼神更为显得意淫,口中哼唔之声更为放浪。

  李寻欢虽然闭起了眼睛,十分享受着高大姐的口技,但他当然一早察觉到树干上有人在偷窥着,只是他在静观其变。

  李寻欢怕那个偷窥的人,会趁他最兴奋的那一刻时,向他施以突袭,所以他趁那一刻未到来时,缓缓说:「……树上的朋友……何以……呀……鬼鬼祟祟……在偷看着?」

  那个偷窥者没有回答,李寻欢侧身向树上一看,道:「原来是你?」

  在树上的孟星魂心中在想,李寻欢的小李飞刀是兵器谱上排名第三,今天就算没有师父的指示,都要与他比试武功,道:「李兄,来比比武功吧!」

  月光下,孟星魂已拔出了配剑,但他的目光看来比他的剑光更可怕。

  李寻欢正在整理衣衫,孟星魂的剑光已在飞舞,刹那之间已刺出二剑。
  这两剑非但出手爽快,所刺的部位,更无一不是李寻欢的要害,他剑法也许还不能算是登峰造极,可说是出手凶狠,但李寻欢却能够轻轻的就避开了。
  孟星魂探剑的姿态,也非常奇特,自手肘以上的部位,都像是没有动,只是以手腕的力量把剑刺出来,没有人能看得出他的变化。

  他在一瞬问刺出了十三剑,李寻欢已掠过后园四个方位,却始终沾不到他的衣裳。

  孟星魂这像是比流星还快的剑势,李寻欢这也是比流星还快的身法。

  第十四剑刺出时,突然在李寻欢咽喉前一尺外停下,李寻欢也突然停顿,两人面对面,竟似突然在空气中凝结.

  原来,孟星魂的身体被东西缠结着,高大姐用了她扎头发的丝带,向孟星魂发出了一招流星丝带。

  在树下披头散发的高大姐向着孟星魂大骂:「哼!你敢坏老娘的好事?一个秀色可餐的女人站在你们面前,你们也不去看她一眼,难道男人一朝到夜就只懂比武吗?」

  她说完,便气沖沖地,裸跑入回内堂去了。

  挂在半空的孟星魂道:「李兄,你为什么不出你的飞刀?」

  降落在地上的李寻欢笑了笑,此刻,他手中已拿着一把小刀,瞬息之间,这一把小刀已在孟星魂的身边咝的一声掠过,插了在他身后的树干上,那一条缠着孟星魂的丝带也断开了。

  孟星魂呆了一呆,身体便降回在地上道:「谢谢!」

  李寻欢微笑道:「好迅急的剑法,果然是个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
  孟星魂道:「小李飞刀,果然例不虚发,佩服!佩服!」

  李寻欢轻轻道:「我的飞刀不是用来对付朋友的。」

  「刀是无情,但我人却不是无情!孟兄,来!我请你喝杯酒吧!」

  孟星魂道:「看来!李兄今晚的心情不错!」

  李寻欢道:「有时,一个人活着,并不是为了享受欢乐,而是为了忍受痛苦,那又何苦呢?朋友,为什么不去好好地享受每一刻呢?」

  孟星魂回应道:「我这一生就是为了杀人而活着,也必将为了杀人而死。我若想活得长些就绝不能有朋友,也绝不能有感情。」

  李寻欢轻轻道:「我双手握刀的时候太多,举杯的时候也太多了,刀太冷,酒杯也太冷了,我应该让它享受温柔的滋味。世上还有什么比情人的手更温柔的呢?」

  孟星魂道:「一个剑客的光芒与生命,往往就在他手里握着的剑上,但剑若也有情,它的光芒是否也就会变得和流星一样短促呢?」

  李寻欢微笑道:「我的话你也许不懂,可是等你真的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明白我的意思了。」

  孟星魂道:「李兄,我实在不太习惯那个地方,我还是告辞了。」他在沉思着:「或者我应该把我所爱的人,永远的留在心中,把她牢牢记着,她便不会如流星一样,一闪即誓,而永远的存留在我心中吧!」

  孟星魂的身影就像流星一般,在黑夜中消失了。

  丛林中也是黑暗的,连一丝的光线也没有,孟星魂却能够感到那里站着一个人,他向着那个人说:「师父,我失败了。」

  站在黑暗中的那个行了出来,他就是江别鹤,他说:「不要紧,星魂,你已经尽了力!只要你能找回你父亲遗下的那本剑谱,我相信你便可以打败他!」
  孟星魂只是点了点头,没有点应,虽然那本天外流星的剑谱,他早就拿到手并已练成,但他却一直没有向江别鹤说出来,因为他就是怕会被江别鹤利用他那一招来杀更多人,他怕自己的光芒太露,而要应付不同的挑战,到时他的生命也会像流星一样短促呢?

  江别鹤说:「好吧!回去休息吧!」

  孟星魂的身影又像流星一般,在黑夜的丛林中闪了过去。

           * * * * * * * * * * * *
  三更过后,高大姐刚打点好了工作,在大厅遇到了,坐着一个人在喝酒的李寻欢,她便行了过去,坐了下来,说:「这么晚还在喝酒?」

  李寻欢垂首望着自己的刀锋,在雕着木头.

  他刻得很快,很快就完成了,那清秀的轮郭,挺直的鼻子,看来还是那么年轻,他趁自己记忆力还未衰退,赶快的把她的脸孔刻下来。

  高大姐道:「啊!原来又是她!别人都说你又冷酷,又无情,但你却不是那样的人呀!」

  李寻欢叹气道:「人生几许失意!何必偏要选中我?我手中的刀锋冷,但我人的热情却未冷,可是,时间长了,人的心底太难过,人也会变得好像又冷酷,又无情!」

  高大姐把她的乳沟都露了出来道:「我看你既多愁、又善感,正是个不折不扣的多情种子,你若真的喜欢上一个女人,可真是那女人的福气。」

  李寻欢瞪了她一眼,冷笑了一声,说:「这也许是因为我还未喝酒,我喝了酒后,就会变得麻木了。」

  高大姐笑了笑道:「那么我还是赶快喝些酒吧!我也想变得麻木些,也免得苦恼。」

  高大姐拿起了盘子上的酒壶,将半壶酒喝了下去,高大姐一边的巨乳球已走了大半出来。

  李寻欢看看高大姐的乳沟道:「好酒量!今晚实在痛快!」

  高大姐似笑非笑的样子道:「你就痛快!难为我就硬吞了你的子孙液下去!」
  李寻欢笑着说:「好吧l说来听听,要收多少银两呢?」

  高大姐轻轻抚自己那跑了出来的乳球,道:「噢!银两就不必付了,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李寻欢下身已硬起来的道:「噢!武林四大美人之一,高大姐,想与我做什么交易呢?」

  高大姐看着李寻欢,她的舌头舔了舔嘴唇道:「其实真的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每晚都为你吹箫到天明。」

  李寻欢看着她的红唇,在回味刚才的情景,道:「那会有这样美妙的的交易呢?说来听听是什么事情吧!我一定不会让高大姐的箫白白的吹吧!」

  高大姐在抬底,伸出了她的一条美腿,玉足撩着李寻欢那话儿,道:「唉吔!你都很容易被弄硬啊!」

  李寻欢很快地喝下了一口酒,说:「硬不硬!也要看看对手是谁!」

  高大姐又把那边快要跌落的衣领,轻轻的都拉了下来,巨乳上的乳头都暴露了出来,继续道:「请你放弃争夺武林盟主之位吧!」(原来高大姐是受了江别鹤的指示,扮成林诗音来色诱李寻欢的。)

  李寻欢看着高大姐那一颗鲜红的乳头,微笑道:「这个当然可以的,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争夺!」

  高大姐把抬底条腿收回去,又把乳头用手掩盖着,咬了咬嘴唇道:「原来你不是来争武林盟主之位的……哼!让我还弄了这一场大龙凤!」

  李寻欢嘴角笑着道:「不是大龙凤噢!是巅凤吐龙呀!」

  高大姐笑淫淫的道:「呵呵!我敢说我的口技是天下第一的,你一定要为我做一件事来回报我呢?」

  李寻欢问道:「那么,我可以为高大姐做什么呢?」

  高大姐以十分淫荡的目光看着李寻欢:「做爱!轰轰烈烈的与我做一次爱!来吧!不要等到我冷下来!」

  这个时候一位身穿白衣的年轻公子来到了,高大姐竟然没有上前招呼了这位年轻的公子,返而拉着李寻欢上了去自己的房间寻欢.

  铁心兰和宋甜儿刚巧出来吃点东西,经过一场大战之后,两人都有点疲态.
  穿回女装的铁心兰,一看见了这位美公子,立即回复了精神,脸红红的走上前道:「花公子,你好吗?」

  穿回男装的花无缺含羞道:「铁姑娘,有礼. 」

  铁心兰道:「峨嵋山一别,花公子别来无恙?」

  花无缺道:「还好!想不到你会是如此的美丽!」

  铁心兰双脸颊红得像个苹果,很久都说不出话来,过了良久才道:「听小蝶说,上次在森林中是你保了我的处子之身。」

  花无缺正气的道:「光天化日之下,歹徒竟敢干如此之事,人人都欲杀之而后快。」

  铁心兰双颊仍是通红道:「小妹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

  花无缺道:「师父自稚教导,自走江湖,必须多行侠仗义,以身相许就不必了。」

  花无缺又道:「无缺今次奉家师之命,寻找一位武林名宿燕南天的下落。」
  铁心兰道:「我听师父说过,她说当年燕大侠为了消灭五行魔宫,只身挑战魔宫的五位宫主,他先后杀掉了白水宫和黄金宫的宫主,最后被土龙,火魔神及木郎君三人联手击败,但燕大侠却生死未卜,就此失踪了。」

  花无缺道:「你说得对,不过,我的大师父得到可靠情报,她相信燕大侠尚在人间,且可能被窘在五行魔宫之中。」

  原来,邀月宫主多年来派人明查暗访,终於找出了燕南天的下落,想花无缺藉以找出燕南天来增加他在江湖上的声望。

  铁心兰道:「那么,你怎么会找到来快活林呢?」

  花无缺道:「因为我怀疑这个金兰姬就是五行魔宫的黄金宫宫主。」

  铁心兰道:「实不相满,我的父亲就是武林盟主铁如云,我也怀疑他也是被五行魔宫的人带走的呀!」

  花无缺道:「原来铁姑娘就是武林盟主铁如云的千金,失敬,失敬!」
  「唉…… 呀……

  唉…… 呀……

  唉…… 呀……

  唉…… 呀……

  唉…… 呀……

  唉…… 呀……」

  高大姐的叫床声,竟在二楼传了下来,她的房间根本没有闭上。

  花无缺及铁心兰一面在交谈的时候,一面听着高大姐的的呻吟声,都感到十分尴尬。

  李寻欢真是例不虚发,他也没有令高大姐失望,这夜,不是高大姐为李寻欢吹箫到天明,而是,她给李寻欢干到天明。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wj522 金币 +8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