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强暴小说  »  我和省电台主持人真实故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我和省电台主持人真实故事
  认识枫是在我大学毕业以后2年,那段时间我还没有谈恋爱,公务员的工作也算清闲,2001年毕业时候就用上了QQ,很多学生也乐于和我聊天,在那个时候网络上也鲜有易性的人妖,所以基本上都是在和一些女生在聊天。枫是比我低3届的信息管理专业的学生,有着的白皙肤色。和她在网络上聊了有一年的时间,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她性格开朗,对于男女之事显然比我成熟老道的多,每每一些网络上信息的暧昧之语甚至让屏幕这边的我脸红不已,其间她有了一个男友,这个男的是一个下属2级学院的艺术系教师,她们在一起同居,并畅想着毕业后的幸福生活。(现在她们在上海,但是依旧还未结婚)。她开朗的性格让她在上学期间就担任了省级电台一家谈心节目的主持人。   在她的建议和威逼下,我找遍全家也找不到一台半导体收音机去收听她的节目:)只好专门跑到商场花400大元买了一个小巧的Awai的微型收音机,乐滋滋的捧到被窝中听她的节目,基本上不超过10次我算了一下,她就到了报社实习,于是我爷爷又增加了一台收音机。   经过长达一年多的接触,她说想和我见面了,我当时那个心情真是又紧张又兴奋,这里就不多说了,时钟指针直接指向见面的周5。   见面是在她指定的一家省政府下属宾馆,这家宾馆接近她实习的报社,我到的时候是下午2点多,那时候她也刚开始工作,我进了房间整理好行李冲洗了一下,就给她拨了电话,电话那边一声尖叫:你到了啊,死玻璃!(也不知道她为啥这样称呼我,于是我也就称呼她兔子)。我应了一声,说了房间号码。她说了一声:等我!就匆匆挂机了。我无比激动的心情在房间内踱步,虽然房间内的冷气很足,但是我还是觉得鬓角在微微出汗。把电视打开,里面传来的激烈音乐让我更加躁动,甩手又给关上,丁冬…门铃响了,深呼吸一下趴在猫眼上,那边一双眼睛吓了我一跳,门外传来声音:死玻璃!看什么看!快开门!悲哉!慢慢拉开门,那边一个鬼脸就没把我吓晕,虽然以前有过看照片,但是确实和眼前的不太一样。穿着一件碎花的娃娃衫,整个肩膀都似乎露出来,下面一个超短裙,脚上一只拖鞋,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手里还拿着一个夸张的奶瓶用嘴巴叼着奶嘴,我简直晕眩,结巴的说:你…你…怎么这样啊!   后来才知道她说她报社的很多小女孩都用这个喝水,愕然,(后来趁她去卫生间的当儿我也无耻的偷偷吮吸了一下,感觉真的不错哦…就是水量太小,着实用来喝水不太妥当。)现在的女孩儿怎么这样。于是我开始揶揄她说:你看你搞的这个样子跟个侏儒娃娃一样,她切了一声给我个白眼,我才开始仔细大量她,说实话她真是不怎么漂亮,甚至当时我竟然只有惊讶没有性的冲动,难得以前好多次自慰还把她当成想像对象,并且无数次想像着第一次见面的浪漫…谁知道是这个样子,她皮肤很白皙,像个娃娃。但是颧骨有点高,让人看着不怎么舒服,唯一让我值得多扫几眼的就是她的乳房确实长的很漂亮,在娃娃杉的衬托下高高挑立着。   她边吸着奶嘴边说:喂,死玻璃,这次准备在这里呆几天啊,我说:不知道呢,也许明天就走。她这个态度确实让我不能接受。她去了一次卫生间后,向沙发上一坐,又顺手拿起我刚品嚐过的奶瓶叼了起来,我说拜托,把你的容器放一边去好不好啊妹妹,我看着别扭啊。她哈哈一笑放到一边说:老古董!我坐在远处的床上发现了她的超短裙下微微走光了,不禁咽了一口唾液,她低头一看自己裙子把腿合并了冲我一叫:你个死玻璃!并又以武林高手的速度有意识张开一下又合并,咕咚!我简直晕眩!天啊…我刚才没注意看,光看到腿的动作了,后悔啊。   她呵呵站起来对我说:死玻璃,我要去上班了,我要不和主编熟(我听成了猪鞭熟)他还不让我出来呢。下班我来找你。在我愕然的空当,她迅速起身,走我身边过的时候用乳房碰了我一下肩膀,我呆坐在那,一时间电花火光齐迸。回过神,只有虚掩的门在那慢慢合拢。缓过神后,慢慢看她坐过的位置,发现奶瓶还在,不知道怎么想到,跑过去一把把奶瓶拿过来,心想我也要好好享受一下这东西,从记忆中已经找不到这个东西的印象了,拉开冰箱拿出听可乐,把她原来的那半瓶恶心的苦丁茶给倒进马桶,把可乐装进奶瓶喝估计我是首创,乐滋滋的看着带着气泡的奶瓶,手晃动了起来,天!奶嘴竟然喷出了可乐把我吓了一跳,像着哩水一样喷着,把我乐的哈哈大笑,然后满意的把奶嘴往嘴中一含,仰面朝天,多惬意!   电话响了,我还没喂一声,那边就喋喋不休的话传过来:死玻璃!我的茶杯忘在你那了,不许动我的水,不许用嘴巴喝,我还有250cc少一毫升我找你算帐,哼!我又没回过神没说一句话电话挂了,我懵了!天哪…我上哪里去给你弄250cc啊…!!!   这个时候才真的是慌了神,想不出办法,给她买一片苦丁茶冒着烈日,不行,没这个必要吧?我后来想了想,既然你不让我动,我回来就偏偏说我把苦丁茶给倒了,哼看你怎样。横下一条心,真的就什么都不怕了,继续喝我的可乐。百无聊赖了一个小时实在忍受不了了,就开始打她的传呼。那时候还能看到传呼机在大学校园好像应该是还比较牛X的,这次她没提她的水杯,只问我对她印象怎样,晚上怎么活动之类,鬼晓得我该怎么说,于是随机说了一些恭维话,自然现在也记不清说了什么,只是觉得当时说的话都不是发自内心的,内心想的就是怎么摆脱奶瓶的尴尬。我只记得我厚着脸皮发狠心说了一句,你的胸好漂亮。   那边只是一连串的好奇:真的么?是的么?我真是懒得理她,真是给个梯子她能爬到尽头。她说她晚上想带个和她一起实习的mm一起过来,因为那女的经常听她提起我,正好周末也想见见我一起吃饭。我心理有点不情愿,但是人家既然说了,也没办法只好答应。挂电话蒙头睡觉等天黑。但是怎么也睡不着,于是把宾馆毛巾拿过来自慰把自己弄疲惫再说,因为完全没想到晚上会有激情亲密接触,要是换到现在怎么也不会提前浪费那么多「资源」了,好在那时候年轻,有5个小时的间隔一样可以生产出很多资源,区别就是浓度问题,疲惫中慢慢睡去。   听见丁冬门铃响的时候,我看表已经6点半了,天!应该是她们来了,我慌忙套上我的衣服对门外喊:等等。我穿衣服,慌忙边扣皮带边去开门,门口她果然带了个妹妹来,和她站在一起显然就是天壤之别,身高大概在172cm,端庄大方,慌忙招呼进来让座,枫是先进来的,后面那个mm后进来直接进了卫生间,门也没掩说要洗一下手,枫在走近我的床的时候一眼就看到那条洁白毛巾上一摊近乎乾涸的淡黄色的液体,我尴尬万分,脸通红,站那不知是好,正要上前抢过来,枫却低下身把那条毛巾卷了起来放到她坐的沙发背后,并冲我笑了一下。   那一刻我除了尴尬万分同时竟然还萌生了对这个女孩的第一次好感,总算没让我太难看,但是当她看到她奶瓶躺倒在茶几上并且还有着可乐的残液时,一股恼怒的目光直射我来,我感觉背后都在冒汗,冲她友好的尴尬的笑了一下,什么话也没说,好在那mm还在擦手,她小声对我说:好你个东西!竟然不听我的话,等着瞧我怎么治你!   哎…当时…汗一床!那妹妹款步走出寒暄了一阵说久仰大名,今日始见!靠,果然是文学高材生,夸人都这样夸张。说实话这个妹妹看上去非常早熟,显得比我要大方和成熟的多。(现在这个mm在广东顺德)我当然也发自内心的赞美了眼前的这个美女,这个时候确实都是发自内心的,这个姑娘真的是没啥挑剔的。我真想我认识的是她,而这个枫是被她带来的朋友。三人聊天一会,商量好去吃巴西烧烤。说实话当时80元一位的巴西烧烤对我来说确实没太大的诱惑,因为太油腻,而对于在校学生来说,还是具有很大的诱惑和吸引,最好最全的資源盡在尼尼擼.com我只记得那时候我上学的时候,要是有同学让请吃一套20多元的kfc套餐我都要懊悔半天。   毕竟工作了,和在校时候的情景不同了,既然她们选择要去吃烧烤就去吃吧。本来我打算是去吃当地土菜馆的。饮料足了,饭也饱了,两位学妹长叹一口气,茫然了,不知道下一步要做啥了,那位叫惠的漂亮妹妹似乎很通情达理的对我和枫说:要不我先回去了,你们二位慢慢聊,我就不当这路边的电灯泡了,我闪先…明天我们再见!   枫似乎释然但又装做很不情愿的说:你跟我们一起玩吧。得到否定后,笑容满面的拉我起来把惠姑娘送上了回校的出租车。那边车刚走,再见的拜手还没落下,白眼就过来了:你看你自从见到人家就好像丢了魂似的,见美女连饭都不想吃了。我愕然,没有吧?不过她确实挺好看的。接着又PMP地对她说:不过她没你小巧白皙惹人喜欢,哈…效果还不错,她主动的拉着我的胳膊,蹦蹦跳跳的沿着路边向前跑去。我被她拖拉着好难受。   我问她:我们现在去哪里去呢?她对我诡异一笑说:先把宾馆毛巾洗乾净再说,我的耳朵唰的一下红到脖子-脚脖子。好在天黑,她不会注意到这些。就这样我们很快就走到宾馆,在电梯里面她一直用眼睛直视着我的脸,让我很不适应,有点无所适从的感觉。开了门,她欢呼着奔向床,呈大字形往床上一爬,嚷道:哎呀…累死了,这里好舒服啊,死玻璃来给我捶捶背。   我一呆,很快领会意思,快步走到她身后,所以锤背,也就是用手给她按摩而已,所谓按摩也就是用手在抚摩她的躯体。   她趴在那里,先是制了一下自己脖子说「先按这里」,我就老实的给她搓揉脖子,然后半天我就顺着脖子按她的背部,因为背部露出一大片,我用手指慢慢摩擦着她的后背的皮肤,慢慢从背面欣赏她,从后面看确实是很吸引人,她趴在那里,两只小腿还翘起来,在那无聊的摆动着,似乎在享受着我的按摩和抚摩,胸趴在床上受到挤压明显向两边突出,褪部高高的翘起,因为裙子很短,她的腿又不时的晃动抬起,白色的内裤看的很清楚,被屁股夹在两腿中间,从后面就能看见两腿之间的微微突起,还能看到几根稀疏的阴毛露在外面,(后来看到她的阴毛并不是很多,甚至可以说很稀疏,总是淡淡的一些)。   我坐在那里,自己的鸡巴却昂首挺胸在裤子里面微微颤抖着。从外面我都能看到自己的裤子被顶起,并伴随着心跳在微微有节奏的跳动。以前从没如此近距离而且目的明确的接触过女性,我的浑身燥热,手在她的腰抚摩着,两只手抚摩着两边,那么柔软,我忽然发现她的腿不再抬了,而是无力的垂的下去,我得寸进尺,顺着腰向上手指若有若无的碰到了她的胸,手在接触到那柔软的一片的时候,心里真的象忽然过电一样颤抖了一下,她似乎没有反对,反把身体左右挪了一下,竟然压住了我的三个手指,吓的我抓紧抽了回来,又把双手放在她的臀部按压,很有弹性的一片,因为裙子绷的很紧,所以她又挪了挪身体,上衣和裙子中间的腰部完全露了出来,就这样摸索着,按压了我估计有20分钟,她一句话也没说,我摸到她大腿的时候她浑身忽然抖了一下,我继续抚摩着,并且横下心把手从裙摆下抚摩她的大腿内侧,她笑了一声说痒痒,又把两只小腿竖了起来,我又可以看到白色的内裤了,这次让我惊讶的是,在大腿内侧内裤已经变了色,中间的那一片完全湿透了。   看到这些我的呼吸忽然变的急促,我甚至能听到自己心脏狂乱的跳动声。我实在忍受不了低下头,用舌头轻轻舔了一下她的腰部,她没有任何动静,我顺着腰把我的脸附在她的臀部,很意外她身体向前一促,爬了起来说:我要先去洗澡一下,接着就向卫生间走去,我看到她的面色绯红,胸前的皮肤也是红色一片。   听见里面的水声淅沥,却好像雨水滴在了我的心底,每一秒钟对我来说都是很清晰的度过,我当时心里就是很乱,知道自己24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对于这一天说实话我没和那些处女想的一样,要给自己最爱的人,或者说要给自己的未来配偶,我甚至没想到第一次会给谁,我想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吧,也许对男人而言第一次并不是那么重要,它甚至仅仅就是一种体验,一个经过而已,只要不是被迫不情愿,对于男人来说,第一次和一个有经验的女人度过不一定是件坏事。   终于,她出来了,出乎我的意料她竟然没穿衣服!而是裹了一条浴巾,一只手用毛巾还在擦拭着自己的头发,她对我笑了一下保持着以前的姿势往床上一爬说:继续来!这次竟然没喊我死玻璃!庆幸。   我又p颠p颠的跑到她的身边阿甘一样的呆立着,脑海却在想像着白色掩盖下的躯体,机械的按了几下,因为毛巾绷的太紧我对她说:不好按啊。她竟然从胸口把毛巾解开抬了抬身子,就这样她赤身趴在了床上,而毛巾就整个的盖在她身上,当时我一个愚蠢的想法就是,要是把窗户都打开一阵大风吹来把毛巾吹开多好,虽然这就是一条薄薄的毛巾,不费任何力气就可以把它掀开,但是在我的心理此刻它却掩盖的异常严实,重于千斤,我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才能把它去除,也许在今天看来,当时就是轻轻一掀把毛巾去掉也没关系,但是那个时候,心理却很茫然和胆怯,想着种种曲折的办法试图让它一点点的褪去。   在踌躇和犹豫时候我汗水竟然有一滴滑落在她的腿上,她一惊,对我说:你去洗澡吧,看你都热成这个样子。   我在浴室内几乎构思了100种方案进行下一步的举止,当我胸有成竹的走出浴室的时候,我又呆住了,浴巾放在沙发上,而她已经裹在了宽大的被子中间,面向沙发背向着我,我颤颤巍巍的走向那张床,我不知道是我构思的时间长还是她实在是累了,我喊一下她,她竟然没反映,我的驴脾气上来了心想这个时候你不能睡觉啊,就使劲把她摇醒来,她迷糊的对我说:干什么?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别打搅我,我要睡一会。   我靠!这个时候她还能睡着,我气的往她身边被子上一坐,靠床头抽起了烟,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可能…怎么可能是这样!要命的是看着看着电视,我竟然不知道怎么睡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我是因为觉得我的胸口有一团毛毛,我睁开眼睛,原来是她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子已经盖在了我和她的身上,她偎依在我的胸口,脸贴在我的胸膛,一只手在抚弄我的胸膛,另外一只手在拨弄着我的下体,很明显我的那里经受不住如此的刺激,而她的腿也和我的腿纠缠在一起,我能感觉到她的小腹贴在我的身上,胸口一团柔软附在我的胳膊,我真的是吓的不敢动弹,更不敢出声,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怎样才能从这样尴尬的场面中找到自我,我又轻轻闭上眼睛,她似乎也是朦胧睡意中,她手软滚烫的手抓住我的阴茎,轻微的套弄着,有时候在那抖动有时候用我的龟头摩擦着她的小腹和大腿,具体是什么部位我也区分不出来,就在这时候我觉得她的舌头像一条毒蛇顺着我的胸口向小腹滑去,并且致命的忽然含住了我的阴茎,也就是5秒钟,就是觉得龟头边缘她口腔内一个旋转我全身的火山迸发了,随着身体局部的微微颤抖,我一古脑全部射到了她的嘴巴里面,和以往自己自慰的感觉不同的是这次是射到了一个有温度的物体内部。   她没有立刻离开,而只是感觉到她在吞咽什么的动作,1分钟后她缓缓上来躺我身边不再动弹。   我第一次真的被她吓傻了,怎么竟然会是这样啊,我一直以为只有象欧美A片里面才会有女的会喝下男人的精液,没想到自己第一次竟然会遇到这样荒唐的事情,但是做为男人我的心理却无比的欢欣和宽慰,毕竟看到自己身体内的一部分就这样进入一个女人的躯体,也许这种成就感就好像一个女人为一个男人造就了一个孩子一样的伟大和光荣。呵呵…乱说了。   我发现她的身体在微微起伏着,而这个时候的我也无力继续去骚扰她什么,用手放在她的胳膊上,把被子轻轻向下蹬去,看到了她美丽的躯体,胸真的是很丰满,浑身的皮肤很白,没有什么斑点和缺陷,乳头很圆润,而且出乎我的意料很大,具体的大小我不好形容但是确实像只中号的葡萄是没错,不是椭圆而是浑圆的,一如她的乳房,我这个时候却没了胆怯,用手指轻轻抚摩着她的身体,用舌尖轻轻舔着乳头和乳晕,手在轻轻抚摩着她的臀部。在我的抚摩下,枫终于一把抱住我,把她的胸贴在我的脸上,我开始仔细品嚐这个人间难得的美味。   这个时候我脑海中出现的竟然是我用来喝可乐的那个奶瓶,让那东西见鬼去吧,这个37.5度的容器才是我想要的,舌头舔着吮吸着手搓揉着,而枫却在用手套弄着我的下面,在我不能自抑的时候她躺到床上,让我很意外的,她把两条腿高高举起,对着我说宝贝,快过来,我要你。我双手支撑着俯身过去,在一片白色稍微带黑的湿润洞口,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试探了几次却不得要领,她牵引着我进入了她的桃源,两只手抓着大腿下面依旧把她的腿举的很高,我进入的很深刻,因为我感觉到了她的颤抖和前面遇到的阻力。她在那里嘴巴里面小声说着就这样就这样宝贝…我笨拙的进出了几次就感觉很痒痒,有控制不住的感觉从龟头要迸发,她似乎察觉到了这点,用两条腿夹着我的臀敲打着说宝贝别动别动,但是我还是控制不住,星星点点的颤抖了几下,终于我人生第一次真正意义的性行为画上圆满的句号,她显得有点遗憾,抓起纸巾为我擦去额头的汗珠,让我躺在她的身边,这个时候我忽然觉得性也不过如此,甚至没有自慰时候的高潮来的淋漓畅快,但是我还是喜欢这种有温度和有血有肉的真实感觉,而她却蹲在床边不停的上下抖动,当看到一条白色液体从她阴户滑落的时候我才知道她是为了排出我刚才释放的液体。   房间内充斥了我的液体和她体液的味道,在这种味道的刺激下,我不禁又忽然对身边这个她兴趣百倍,我俩相拥到卫生间去简单冲洗了一下,她仔细的为我冲洗着每个细节,我也为她用手在缝隙来回滑过。   回到床上,她从她的包包里面拿出一件乾净的内衣穿上,这次是紫罗兰色,很薄给人丝绸的感觉,当穿上这内裤的时候甚至能把掩盖的细节包括缝隙、微微突起都勾勒出来,我发现穿上内衣以后比全身赤裸更能勾起我无限的情慾,这个时候体力上已经很累了,但是在思想上和心理上仍旧有释放不完的慾火,就好像一个贪吃的孩子面对一顿美食的时候,虽然肚子不再能盛,但是食慾依旧旺盛一样。她也让我把我的内裤穿上,坐在我的旁边,用手抚弄着我胸前多少适中的胸毛,我的胸毛很顺,贴合在胸膛,不像很多人一样的杂乱无章,就如枫的阴毛一样,很有形呈放射状的帖服在阴阜上,一眼就可以看到皮肤的白皙和淡淡的黑色,没有重叠是那种就刚萌生还没有完全黝黑的感觉,哈…用汽车上颜色形容就是魔力黑:)。她抚摩着我的胸毛,另一只手在我的后背抚摩着,在一边小声的说:你好棒!我真的想你能永远在我身边,时间永远停留在刚才的那一刻。忽然我觉得我腿上有一滴水滴下,看到她眼睛红红的,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我和你作爱一开始就是恶作剧,觉得你是处男想占有你,但是现在我忽然觉得自己有罪恶的感觉,又有舍不得你的感觉。我觉得只有这次我是用我的心在作爱。   听了她的话,我的心理也觉得有点酸酸的感觉,确实,从她晚饭回来的那一刻,我就真正的把她当成了自己的知己和爱人(那时候我还没有女朋友),觉得自己和她融为一体的那一刻我又把她当作了一生来疼爱的女人,我拥着她用自己的面郏轻轻把她的眼泪拭去,她紧紧的拥抱着我的肩膀脸趴在肩头,又听到她破啼为笑,我开导她说:别难过了,是我第一次体验,又不是你第一次,你哭什么。   她用力打了我一下说:讨厌!现在你又开始嘲笑我了。   我晃动着她的身体说别难过啦应该开心才是。   她抬起头,用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我的脸说:对,是不应该难过,该好好开心才对,你要是明天走了,我想摸你的鸡鸡都没的摸了。呵呵…她一个起身又把我推到在床上,嘻嘻哈哈的爬在我身上不停的挠我,并把唇和我附在了一起,我们的舌头紧紧纠缠在了一起,吞吐着,享受着人生的愉悦。